手机版sunbet188_4.25大上访十六周年亲历者讲述历史真相

     

,上万名大陆法轮功学员为维护合法的修炼环境到中共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史称“4.25大上访”。法轮功学员上访时展示出的修炼人的真诚、善良、自律的风范,至今还令人称道。十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4.25大上访”从未停止造谣抹黑。值此“4.25大上访”十六周年之际,希望之声记者采访到刚从中国大陆来到纽约的法轮功学员张淑女士,请她讲述了自己十六年前亲身参加“4.25大上访”的真实经历。
张淑女士告诉本台记者,早在1994年她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自己还是一名高中生。谈到为什幺选择修炼法轮功时,她说:“我记得当时有很多种气功在传,但是法轮功他比较超常,当时我记得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这些人也跟练其它功法的人不太一样,而且自己看了法轮功的书之后,里面大法师父讲了这幺多博大精深的法理,所以我就从那时候开始一直修炼到今天。”
张淑女士从1997年开始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1999年的时候她正在北京。她回忆说: 99年4月24号,自己在一个经常去的学法小组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天津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抓走了。学员去要人的时候,天津的警察就说,这件事情我们做不了主,你们要解决问题,你们就去北京,才能解决。
听到这沉重的消息后,张淑女士就和几个学员商量着第二天请假去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4月25日,张淑女士和四五位学员乘公交车,大概六点左右到达中共国务院信访办附近的府右街。
她忆述道:“当时已经过去很多人了。因为信访办还没开门,所以我们大家就自觉地站在路的两边,等待着信访办开门。”
“大概是在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出来了,来到我们学员中间了解情况。当时我们就提出了三点诉求:第一点,就是首先释放天津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第二点,就是允许我们法轮功的书籍可以合法出版;再有就是,允许我们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就这样很简单的三个诉求。”
“因为当时人很多嘛,就推选了几个代表跟他一起进中南海里面再详细地谈,了解我们的这些情况。”
“那我们知道有人去谈了,我们就静静地等着了。当时有一些同修就带着书,就在那儿看书,有一些人呢打坐炼功,更多的人是静静地站在路的两边,把这个盲道和中间的公交车道都让出来,不影响交通。当时氛围很轻松的,那些警察在那儿,我记得是悠闲地抽着烟聊天啊,大家都是很轻松的一个氛围,就是等待嘛。”
“大概是在晚上9点半左右,传来消息说事情很平和得到解决了,朱总理答应了我们所有的要求,天津那边也放人了,大家一听非常高兴,就陆续地回去了。我们走的时候把垃圾,包括警察扔的烟头都带走了,因为师父讲在哪儿都要做一个好人嘛。反正我们就陆续地都离场了,都很安静的。”
“4.25 上访事件”的和平解决,受到世界的关注。同时,也引发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妒嫉心的大爆发。江泽民不顾法轮功对国家和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一事实,在当年7月20日,伙同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至今已长达近十六年之久。
对此,张淑女士表示:“虽然(迫害)时间很长,但因为这幺好的功法,我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这幺多年来我也亲眼看到和亲身经历了很多被迫害的事例: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她两次因为坚持修炼,两次加起来一共被劳教6年半的时间,一次3年半,一次3年。她的家人也承受了很大的迫害和压力。她父亲原来是一位副局级干部,因为她修炼被迫提前内退,多次抄家罚款。”
“另一位同学的哥哥从迫害开始后被直接判刑10年,他双胞胎的孩子都没有见到的,就非法关到中共的监狱里去了,在监狱里被迫害得很严重,身体也被伤害得很严重。”
“还有我认识的一位60多岁的阿姨,因为坚持修炼不写保证,她浑身被打得青紫。”
“还有一个我认识的姐姐,大冬天,东北很冷的,她就被双手铐在地上冰冷的水管上,铐了一夜。”
“就这样的事太多了,而且最邪恶的还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残酷的罪行。”
最后,张淑女士说:“这幺多年来,虽然我们受到了非常残酷的迫害,但是,实际上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嘛,身心受益,可是我们觉得最危险的还是不明真相的中国人。看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是一个邪灵,它的目地就是毁灭中国人和毁灭全人类。那我们今天做的事情除了要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还要告诉大家中共是邪灵的真相,早日退出中共的少先队、共青团和共产党的邪恶组织,三退保平安,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纽约记者:郑兴旺
编审:郑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