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敦义被「自己人」搞到内伤

     
吴敦义被「自己人」搞到内伤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吴门忠和阿娇 名字如影随形 媒体绘声绘影 吴敦义不断解释他们夫妇与吴门忠之间其实没关係,但这些解释恐怕都沦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结果,阿娇有没有管钱也像连续剧般每日一爆,民众对吴敦义的信任感已遭重创。 林敬殷、陈东豪

「只要任何人、任何媒体,直接指名我或我内人涉入弊端,我将採取法律行动,捍卫名誉。」副总统吴敦义在七月十九日发出声明,强悍表态。自从林益世案爆发后,吴敦义、蔡令怡夫妇陷入林益世案的泥淖,到目前为止的关键字只有五个字,「吴门忠」与「阿娇」( 吴敦义小姨子郝英娇),尤其是原本没没无闻的吴门忠让吴敦义这次内伤很重。

证婚曝光 心事重重

「吴门忠」这三个字首度出现在七月十一日晚间吴敦义办公室的新闻声明,当时有媒体向吴敦义办公室查证,吴敦义是否曾帮友人吴门忠的女儿证婚,吴办随即证实。因为七月十一日上午,吴敦义小姨子「阿娇」已告知吴敦义,吴门忠说:「我是程彩梅的亲家」。

《 自由时报》七月十二日头版:「吴敦义帮陈启祥女友程彩梅儿子证婚」,内文提到程彩梅「亲家公」吴门忠与吴敦义很熟,吴敦义则强调帮吴门忠女儿证婚时,并不知吴门忠的「亲家母」就是程彩梅。《 联合报》也有这则消息,但篇幅小许多。

七月十二日当天下午,总统府邀集相关单位教育部、体委会、立委及台北、新北两市局处首长召开「总统听取世大运筹备简报」会议,除马英九总统担任主席外,与会人士还包括副总统吴敦义、行政院长陈冲等人。

整整两个钟头的会议,坐在马左手边的陈冲,专心聆听,偶尔动笔抄写,反观坐在马右手边的吴敦义,或许是因林益世收贿案心情大受影响,与会人士看到吴敦义不时低头看手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到单调的简报结束后,吴敦义才勉强抬头,环顾四周,与吴一肩之隔的马英九总统还是老样子,除了写笔记,还是写笔记,用心程度比在场任何人都还高。

副总统的小抄
预告吴门忠上CALL IN

当会议进行到最后,轮到会议主席马英九裁示,马一起身,吴敦义也随即正襟危坐,抬头瞧了马一眼后,又继续低头。与会人士这时看到,吴敦义正振笔疾书「写小抄」,笔一停,马上交给坐在他一旁的立委,用眼神示意「看一下」,用右手比划一下「传下去」,完全无视于马的存在。

坐在后头的立委,起先不晓得小抄是谁传的,抬了头找人,正巧和吴敦义的眼神「对上」,吴敦义马上仰头,动动下巴,还用手比了比,立委心领神会后,认真看着小抄,不禁噗哧一笑,随即用眼神向吴传达「我收到了」。

这张小抄的内容是吴敦义得知吴门忠晚上将CALL IN到TVBS《2100全民开讲》,因此吴敦义利用立委到总统府开会的机会,提醒他们晚上一定要準时收看。

当天晚上,吴门忠CALL IN时不断说:「不要冤枉好人」,且再三表明,他和吴敦义夫妇很久没联络。
一千万的吃红
双吴关係让人有无限联想

副总统吴敦义为何七月十二日下午会提早知道吴门忠晚上将CALL IN到《 2100全民开讲》?看了小抄的立委们,倒是相当狐疑。吴敦义办公室表示,「当天就听到东森电视独家专访到吴门忠,许多媒体都打电话到办公室来要吴门忠的电话,但我们真的没有,后来透过媒体朋友才知道吴门忠晚上可能会上CALL IN,当然我们有向副总统报告。」当晚吴敦义结束行程后,还看完东森专访吴门忠的新闻,随后发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新闻稿,显然对吴门忠的讲话颇为满意。
原本吴门忠的「现声」对吴敦义夫妇是一个好消息,但没想到一周后,吴门忠被《 壹週刊》爆料收陈启祥一千万元,吴门忠七月十八日再度CALL IN到《 2100全民开讲》,承认收到陈启祥、程彩梅三十多万美元( 约一千万元新台币)的「吃红」。虽然此事特侦组早已知情,但对吴敦义而言,却有如得内伤,因为外界不免质疑自称「鱼脯仔」(小角色)的吴门忠夫妇凭什么「吃红」一千万元?
吴门忠后来解释,吴敦义的线断了后,他太太陈莲珠认为,没帮到亲家母( 程彩梅)不太好吧,吴门忠的女儿毕竟是程彩梅的媳妇,于是想到哥哥陈志卿在高雄湖内乡,问了他,引荐认识林益世的郭人才,于是他们那一条线拉起来了。程彩梅说后来合约签成了,公司赚大钱,很高兴,所以给亲家母吃红。陈莲珠说:「陈启祥很慷慨。」
这些说词让外界对吴敦义夫妇与吴门忠之间的关係更好奇,也让吴敦义陷入「挤牙膏」的批评。尤其吴门忠是不是吴敦义的大桩脚,曾给过数百万政治献金?
面对民进党的各种质疑,吴敦义斩钉截铁地说,没给过钱,人也没联络了。吴敦义说,民国九十年他第一次回南投选立委,吴门忠是知名电台主持人,确实安排参加大概两场的晚会,其中一场是竞选总部成立时,吴门忠找了几位歌手来助阵,另外是电台歌友会,也请他在最后上台讲话拉票。二、三年后,吴门忠家失火,火场鉴定法院约谈,吴门忠打了电话,请当时的吴立委在电话中跟检察官「说一下」,吴敦义以「司法独立」为由婉拒。

没联络却证婚?
吴敦义再三解释 不信者恆不信

吴门忠在电视访问时曾说,「这点小忙都不帮,不沾锅到这种地步,从此以后我就不想跟他联络了。」吴妻陈莲珠接受三立专访也说:「两家人已经六年没联络,跟夫人蔡令怡也不熟,没见面也没通过电话,因为根本没有彼此的电话号码了。」
但如果六年来没有联络,吴敦义怎会在四年前帮吴门忠的女儿证婚?
吴办的解释是,吴门忠女儿在美国唸书,不太清楚大人之间的「情绪」,要结婚时,坚持要看她长大的吴伯伯帮她证婚,当然吴副( 当时是立委)也很高兴老朋友「不记仇」,愿意邀请他,因此吴副和夫人联袂出席证婚,当天是好日子,他们致词完,喝了两杯酒( 约莫待十分钟),终究还是有点尴尬而离开赶场。这是几年来第一次碰面,当然,那个婚礼现场的「亲家母」叫做程彩梅女士,吴副是今年七月十一日早上才知道。第二次见面,就在去年底总统大选时,吴副回南投扫街拜票,选战吃紧,票票不能少,经过了吴门忠家,一行人包括随扈约三十人,进门向吴门忠请託惠赐一票,寒暄约十分钟,二、三十人继续赶场。
但这些解释都不如吴门忠夫妇收了陈启祥、程彩梅一千万元来得震撼!吴敦义不断解释他们夫妇与吴门忠之间其实没关係,但这些解释恐怕都沦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结果,虽然最高检察署特侦组重申并未对副总统吴敦义分案调查,截至目前为止,也无此必要,但是民众对吴敦义的信任感已遭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