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敦义耽溺在历史记忆

     
吴敦义耽溺在历史记忆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顾尔德

学历史的吴敦义,对自己过去受委屈的历史耿耿于怀。梗在心头的怨让他臧否人事之际,少了史家的高度,更未现马英九称许的「悲天悯人」。这点从他与李登辉之间的口角看得很清楚。
一九九八年高雄市长选举是吴敦义难以忘怀的痛。先是李登辉不让他更上一层楼,硬留他在高雄打艰苦选战,接着王玉云家族掣肘,最后绯闻录音让他落败……,这一切让他无法释怀。被问到「白贼义」的称号,吴敦义先说是「客死异乡」王玉云取的,还要补上一句不希望李登辉「学王玉云老先生学得那么快。 」也许原意是要李登辉不要学王玉云汙衊他,但听起来就像在咒李登辉「客死异乡」。
多年来,他一直批评在那场选举中「对不起」他的人,包括李登辉不提名陈田锚当议长,改提王志雄;行政院长萧万长不配合他的「港市合一」政策。还说,选举时党中央辅选经费没到位,找李登辉要钱,还被李消遣如果吴落选「愿割下耳朵」。
当外界要追讨国民党党产时,吴敦义说,将党产「吃乾抹净」的「那两个人」(李登辉和刘泰英)反过来对「背着十字架的党工丢石头」,是「最该被天诛地灭的行径」。「天诛地灭」的重话都说出来,可见他对老长官恨意多深。
十几年都过去了,但祇要触碰到高雄那场选举,吴敦义新仇旧恨马上涌上心头,非损一下谢长廷、骂一下李登辉,还要鞭尸「客死异乡」者。从历史中学习教训,才能前瞻未来;但吴敦义似乎耽溺在历史,没有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