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克里斯现在在哪国际游戏网站_中国销售掉三成 依旧是苹果最爱?

     
中国销售掉三成  依旧是苹果最爱?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库克5月才到中国,日前又再度前往访问,中国是一块不能放弃的市场。摄影◎法新社库克再度访中,筹码却愈来愈少 苹果在中国的热潮,似乎有减退的迹象,在这个全球最大的智慧型手机市场,苹果的处境岌岌可危。库克五月才到中国,这次又前往访问,面对中国政府,「库克必须表现得非常友善。」主要原因是,中国是一块不能放弃的市场。 朱丰瀛



苹果(Apple)执行长库克(Tim Cook)五月才到中国,这次又前往访问,除了在北京拜会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还飞往重庆,参观了市中心解放碑步行街商业区的Apple Store。
在库克的微博上,贴出了他与粉丝的合照,每个人都笑得开怀,同行的还有重庆市长黄奇帆。库克在微博上写道:「感谢黄市长带我领略美丽的山城重庆,并莅临Apple解放碑!」这趟中国拜访,看似充满了欢乐与喜悦。
但事实上,苹果在中国的处境,可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暗潮汹涌。正如《华尔街日报》(WSJ)所称:「来自中国的要求愈来愈多,而苹果的筹码却愈来愈少。」
库克的这一趟拜访,若说是拜会,不如说是来「固桩」,希望稳住苹果在中国的基本盘。

苹果遇乱流,库客到中国固桩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苹果在中国确实面临各种檯面上与檯面下的压力。
檯面上的压力,指的是苹果在中国的热潮,似乎有减退的迹象。根据苹果最新一季财报,苹果在全球的整体业绩不过下滑了一五%,但在大中华区的营收却较去年同期大幅衰退了三三%,显示中国衰退幅度更为严重。
中国市场过去占苹果的营收一度来到将近三成,但到上季只剩下两成左右。在这个全球最大的智慧型手机市场,苹果的处境岌岌可危。
库克将中国业绩下滑归因于人民币贬值,不过真正的原因,恐怕在于苹果产品的创新面临瓶颈。
中国本土手机业者快速崛起,确实已经挤压苹果的空间。像是华为与徕卡(Leica)合作推出高阶P9手机,成功创造话题,也吸引消费者目光。
而檯面下的压力,则是中国官方总是若有似无地「找麻烦」,不时给库克吃些苦头。《华尔街日报》提到,北京当局一直对西方科技公司施压,要他们遵守严格的资料储存与资讯分享规範,苹果也是其中之一。
但苹果先前曾透露,他们已经拒绝了中国政府对其共享原始码的要求。没过多久,中国政府就下令,要苹果关闭iBooks与iTunes Movie等线上商店,原因则是模稜两可,让人摸不着头绪的「缺少必要许可」。

中国官方眼中的「外来者」

此外,苹果涉入一连串离谱的官司,也不禁让人怀疑,这公司到底招惹到谁了。
例如苹果五月在iPhone商标权官司中,败给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皮件公司北京新通天地。法院裁定,北京新通天地拥有IPHONE的商标权,因此未来可以继续在他们的皮包产品上使用IPHONE字样。
此外,北京市知识产权局五月也裁定,苹果iPhone 6与iPhone 6s在外观设计上侵犯了深圳佰利公司的产品,要求其禁售。离谱的是,据传这家佰利公司已经退出市场,名存实亡,办公室也没有在营业,是苹果真的运气很不好,还是中国有意打压?
对中国官方而言,苹果就是一个姿态颇高的外来者,想要来这块市场挖宝,利用当地劳动力,现在要回过头来赚消费者的钱,又不遵守当地法规,自然要挫挫它的锐气。
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苹果长年来确实利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廉价劳工,创造庞大的利润。苹果产品大多在中国组装製造,也藉由河南郑州富士康的生产基地,创造了庞大的工作机会,但这些多属于低附加价值的重複性劳动工作。
这类型的工作,过去引起「血汗劳动」的批评,尤其在富士康连环跳楼事件期间,被炒到最高峰。另一方面,苹果产品所需的金属机壳属于高汙染产业,同样也是在中国生产。
苹果利用了中国的劳动力与环境,造就自己的霸业,但是在各种隐私政策上,却又不愿配合中国官方;也无怪乎,中国宁可扶植本土业者,对苹果处处刁难。
华为、中兴等业者,整支手机大量使用中国本土供应链,例如华为使用旗下海思的晶片,这符合中国「发展自有半导体」的政策方向。这些业者的产品,在中国研发、製造,也同样创造许多就业机会。

最美好的时光,恐怕已过去了

在南海争议的仲裁案出炉后,中国也出现有人砸毁iPhone洩恨的新闻。后续是否会造成消费者抵制苹果,还有待观察。
面对这些挑战,库克依然保持谦卑、身段柔软,并带着笑容拜访中国官方代表与消费者。
科技顾问公司ADG总经理迪安杰利斯(Chris DeAngelis)指出,面对中国政府,「库克必须表现得非常友善。」主要原因是,中国是一块不能放弃的市场。
业绩衰退,苹果还能带给中国什么?
这次库克访华,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也飞到河南与其会面,并见了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
谢伏瞻指出,从二〇一〇以来,富士康在郑州科技园累计报关出货苹果手机四.六亿支,且近三年郑州生产的苹果手机产量,已经达富士康苹果手机总产量的六成。
但是,不管是谢伏瞻、库克还是郭台铭,他们心里应该都有一个共识:iPhone最美好的时光,恐怕已经过去了。
智慧型手机市场已经饱和,iPhone手机也已经进入产业发展的高原期。当年iPhone 6那种彻夜赶工出货,必须大幅招工的盛况,今年应该不会看见,未来还会不会有,就看苹果的研发实力,还能端出什么菜。
如果苹果无法继续为中国带来庞大就业人口,那苹果手上的筹码还有什么?
面对各种质疑,库克这次抛出了「在中国设立独立研发中心」的议题,希望让外界看到他对经营中国市场的用心。不过,他并没有提到相关的用人数与营运细节。

分散风险,把产线移往印度?

库克也特别强调iOS 10对中国本地化的支援,例如Siri正在努力学习一些中华文化与特色,包括朗读诗词;新的混合式键盘,可支援中英文混编输入,并且能在iMessage等软体中进行自动预测与校正等。
此外,苹果在今年五月时,拿出十亿美元投资中国叫车服务「滴滴出行」,让市场充满各种不同解读。这样的交易,象徵苹果确实重视当地市场,以及相关新创公司的未来发展潜力。
在每一季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库克屡屡被问到中国成长趋缓的问题。但他的答案总是千篇一律,认为看好中国发展、未来将持续成长,苹果将持续投资开设Apple Store等。
在美国企业的执行长们当中,鲜少有人像库克一样,如此为中国摇旗吶喊,一面倒地看好。这凸显出,虽然苹果面临困境,但公司绝对不能弃守中国。
在此同时,库克也积极分散风险,例如前阵子才拜访印度,也同样开出了要在当地设立研发中心的支票,并与当地政府积极协商,放行其开设Apple Store,甚至抛出「希望在印度生产iPhone」的讯息。
苹果如果把产线移往印度,受伤害的自然是中国。由此看来,库克在中国做足表面工夫,但他也不会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对中国的压力,苹果也还在想办法维繫自己手中的筹码。未来与中国之间,势必将继续维持这种微妙的平衡关係。

↓如果您喜欢《新新闻》的文章,请给新新闻粉丝页一个讚,持续追蹤,感谢您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