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永胜官方注册真人唯一官网_中国经济走向回头路

     

经过两个月与中共政府之间的角力,谷歌公司放弃了它在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核心业务。三月廿二日,总部设在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谷歌公司宣布,它已在中国停止审查搜索结果,并将这项服务改至香港。

美国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四月一日的《中国简讯》﹙China Brief﹚中,章家敦(Gordon Chang)发表文章认为,谷歌事件令人产生疑问:是否北京过分逼迫外国企业?谷歌本身提供了一个有趣的研究个案。北京逼迫外国企业就範的模式,使得外企正在重新评估及思考中国市场的潜力。

邓小平首先拆除毛泽东的指令经济,然后向外国竞争者打开中国市场。一般认为,所谓「改革开放」是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开始,持续到今天。然而,所谓「改革开放」这个名词可能会引起误解,因为共产党并没有改革中国这幺多。邓知道,中国需要外国资本、技术和专门知识,并为这些东西的进入铺平了道路。

然而,最近「改革」开始停滞不前,且变成反向进行,中共有两大举措使得所谓「改革开放」有回头之势。

经济重新国有化——党国经济

首先,中共企图重新推行国有化经济。北京开始使用国家级的工具(如「全国社会安全基金」(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Fund)和「中国投资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oration)(主权财富基金))购买部分私有化国有企业和银行的股票,以增加国家所有权的百分比。

二零零八年十 一月,中共国务院宣布五千八百六十亿美元经济刺激计画之后,国有化势力再度抬头,获得了冲力。根据章家敦的计算,在二零零九年,这个计画的第一年,北京全年直接或间接通过国有银行注资将近 一点一兆美元。

不可避免的是,经济刺激方案对国有大型企业较有利,对小型和中小型私营企业较不利。最近的成长中,约95%是来自国家的投资。国有投资进入国有部门,而国有金融机构也将信贷资金挪给国家资助的基础设施。正如他们所说的:「党现在是经济。」今年的刺激方案似乎较少,但已经占有优势的国有部门却继续增大。

对外国企业设限

在中国的外国企业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机会收缩了。然而,重新国有化决非这些企业所面临的主要障碍,而是中共倡议的「规则手册」,把他们赶出中国市场的。二零零六年八月公布的〈允许中国商务部阻止外资收购〉的规定果断地对外国跨国公司採取了敌对的姿态。

北京担心丧失对大型企业的控制,因此不遗余力地阻止跨国公司的收购。二零零七年底,不准微软购买四川长虹电器(Sichuan Changhong Electric)的股份,表面上是因为北京认为销售价格过低。 同样在二零零七年,高盛(Goldman Sachs)企图收购美的电器(Midea Electric Appliances )和福耀集团(Fuyao Group)的股份,这两个交易也被中共阻挡了。

凯雷(Carlyle)的美国投资集团,原本同意收购85%的国有徐工工程机械(Xugong Construction Machinery)。建议的股份后来减少到50%,最后降到只有45%。该协议最初于二零零五年签署,商务部透过其他手段迁延推拖,最终把它终止了。凯雷在二零零八年放弃该收购案。

北京第一次利用二零零八年八月生效的《反独占法》,拒绝可口可乐提出的收购案。商务部在二零零九年三月表示,可口可乐预计以廿四亿美元併购汇源果汁集团的提案,可能最终会使商品价格提高和排挤掉小生产者。政府的这个决定被证明是有问题的。中国的果汁市场约有二十亿商机,香港上市的汇源的市占率只略多于十分之一而已,而且可口可乐只拥有9.7%的股份。

在任何情况下,商务部提供的答案几乎都令人无法理解,甚至可说是毫无理由可言。然而,讽刺的是,北京解救了可口可乐,可口可乐因此免于为汇源付出过高的价钱。事实上,中共阻止外国收购一个非敏感的普通企业,正是官方态度根本转变的一个迹象。

走回头路

中共当然否认它的政策有任何的改变。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三十年来,北京一直致力于吸引外国资本,但现在看来是要走回头路了。目前,中共政府的藉口是:外籍人士获得「过度」的市场占份,并拥有太多的技术。还有就是担心过度依赖外国的直接投资。

这些日子以来,中共的野心更大。北京正试图建立「国家冠军」,并希望在未来十年,世界五百家最大的公司中有五十家是中国的。

企图掠夺技术产权

此外,中共也正在推动「自主创新产品认证」计画,想要获得认证通过,需要拥有外国技术和本地企业的商标。这一企图藉此获得知识财产权的企图,自然引发争议,且几乎受到外国企业和外国政府的普遍反对。在这种气氛之下,难怪在中国的美国商会最新的调查显示:越来越多比例的企业(现在是 38%)觉得不受到中国的欢迎。

谷歌当然感到不受欢迎。在中共眼中,谷歌无疑是太大、太具外交力和太成功了,所以中共中央不得不破坏其运作。谷歌最近的麻烦告诉我们:北京有一个新的经济模式,而这个模式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