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业哪个没对国家有贡献?

     

立法院日前审查年金改革法案,台湾教师联盟理事长萧晓玲表示,我们愿为世代正义着想,反年改人士「他们不要历史定位,我们要历史定位啊!」我们在课堂上教世代正义,若不站出来支持怎幺教学生?且乱的太久了,「20%不到的人可以乱一整年,这是我的愤怒与怒吼!」希望18%优惠存款3年就归零,让改革一次到位。

台湾社副社长余文仪表示,各行各业哪个没对国家有贡献?他不认同军公教反年改人士的「国家贡献说」,好像只有他们对国家有贡献;且「承诺」比起「社会公平正义」,哪一个重要?反年改的道理似是而非,但讲到底根本是「一毛不能少,国家让它倒」,他认为这些人「有让政府倒的阴谋在」。

没有错,政府「承诺」不比起「社会公平正义」重要,何况那是国民党的买票手段之一。至于说,军公教人士对「国家贡献说」比别人多,未免言过其实,而且许多恰恰相反。军人很乱来,洩漏国家机密、欺负女兵下属、凌虐小兵致死的长官一堆,居然都能爽退?公务员更混帐,如郭冠英、叶世文与黄世铭之流,已被判刑,居然还能爽退?教师也没有好到那裏,去年就有一位女校长,伪装生病达一年,荒废校务,抗议年改时就有其身影,这样的人也能爽退!林益世的母亲,帮自己儿子藏匿赃款,居然也能爽退!类似如此乱七八糟的军公教人员,到处可见,他们好意思说自己对国家的贡献比别人多吗?其实有些老师很不像话,在课堂上教学生要知道礼义廉耻,自己却做不到!幸好有良心的老师也不少。

今日有些到立法院抗议的军公教人员,有一位高龄九十几岁的退休公务员说,年改后他的月退只剩三万二,怎幺养老婆与旅游?有些公务员说,他们平时月缴四,五千元,所以退休后月领四、五万元以上并「不过份」!试问,其他劳工退休后平均月领不到两万,又要怎幺生活?为何在职时月缴仅四,五千元,退休后可以月领四、五万元以上说并「不过份」?何况许多中小学老师在职时根本免税。也有公务员说,他们很难考进去,所以退休后有如此好的福利是「应该」的,这是甚幺话?会考试就很了不起吗?其实这种科举文化正是台湾恶性升学主义的主因,造就了一堆只求稳定不肯上进或假公济私的公务员,当然还有许多假公济私或伪造论文的教授。这些黑心公务员与教授,多年来不知A了多少公帑?居然也能爽退!像话吗?

归根结柢,造成今天这种种不公不义的现象,始作俑者不就是国民党吗?国民党官员的数学不是IQ零蛋,不然就是别有居心,否则在职时月缴仅四,五千元或免税者,退休后可以月领四、五万元以上,还有十八趴可领,且不仅公务员的月退可以随公务员调薪而调薪,就是永不调降,许多退休公务员年收入近百万还可以免税,这幺棒的福利为何只有公务员可以独享?不正是国民党长久以来假公济私所为吗?因为国民党员多半担任公务员,其中许多高官是黑官漂白,还能以党职年资併公职年资领月退与十八趴,难道不够荒谬吗?此外,国民党党产、妇联会国产、救国团与中广「民产」,为何迟迟不归还给国家与人民?国民党既不会开源,更不会节流,贪汙腐败、假公济私,正是今天各项年金面临破产的罪魁祸首。

多年来,台湾房价始终居高不下,一般民众平均需花十年不吃不喝才能买到一间普通公寓,然而许多国民党高官,夫妻都是公务员,存款几千万以上者一堆,房屋与土地也都有好几笔,不知都怎幺赚的?真是「生财有道」啊!这些家产都已经上亿的达官贵人们,居然月退还可以领十几、二十万以上,外加十八趴与其它许多礼遇,全然没有同理心与公德心,古中国圣贤书不知都读到哪里去?其实一般退休公务员有钱的也一大堆,不仅有余钱帮子女置产,有些人还有房子好几栋出租收租金,这些人也好意思领十八趴吗?

总之,国民党所留下的不公不义制度不改,台湾年金制度如何永续发展?又怎幺对得起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