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扎金花彩金平台开户注册_中共在香港蒙面渗透媒体大揭祕

     

在《罗德丞政海浮沉录》一书中提到中共先后两次透过中国银行批出款项八百万及六百万美元给罗德丞办英文「Window」週刊(《香港之窗》)。中共大多通过海外知名人士帮助中共出面收购和兴办媒体‧‧‧‧‧‧

中共在海外通常通过当地知名人士帮助中共收购媒体,这样既可隐瞒中共的身份又可将中共的舆论宣传和控制延续到海外。

罗德丞接受中共资金出面办媒体

本来没有兴趣办杂誌的罗德丞,为了要在九七前几年有所表现,想在那几年「找一份不招惹是非,又能独善其身、尽显所长的工作」,加上本身是从新闻界晋身仕途、当时为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曾经问罗有没有兴趣搞媒体工作,最后才兴起搞杂誌的念头。

于九二年创办的《香港之窗》前后不足三年已经把第一次贷款的八百万花得七七八八,于是罗德丞着其助手高继标去函李鹏总理,要求再次拨款支持。覆函两个月后下达,中国银行再次贷款六百万美元,但声明这是最后一次贷款。

在要求第二次拨款前,罗德丞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香港之窗》成立三週年庆祝酒会,邀请的主要是中宣部和港澳办的官员及国内新闻界的朋友。李鹏没有在酒会上露面,据北京政圈传闻,当时的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对李鹏第二次批款给罗德丞有意见,认为在香港特首人选未定之前,中共不宜採取和製造有误导性质的举动和讯息。

高继标接着写:「后来,江泽民属意的果然不是罗德丞,可以反映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如何诡谲。」

罗少爷触怒了鲁平

中共直接资助的媒体一切言论的导向没有自由发挥的空间,不过,罗德丞的少爷脾气所养成的口没遮拦的习惯,曾经有一次在其专栏《香港日记》中批评港澳办在某事情上未尽全力,因此触怒了鲁平。随后当鲁平见到罗德丞时当面质问他说:「你为什幺骂我?」场面非常尴尬,从此,鲁平与罗德丞的关係就大不如前,高继标分析:「大概鲁平收到风声,江泽民属意的行政长官是董建华而不是他(罗)。

高继标指杂誌少了鲁平的关照,内容欠缺深度,更谈不上什幺一手大陆内幕消息,除了罗德丞偶尔动笔的《香港日记》较有瞄头之外,其余的评论和专题大都老生常谈,乏善足陈。《香港之窗》最终在弹尽粮绝的困境下,于九六年十一月(在董建华当选特区行政长官前一个月)仓猝停刊。
 

中共在香港蒙面渗透媒体大揭祕
《紫荆》是月刊也是中共直接资助的杂誌,当时是新华社办的,被称为「一本伪装的香港杂誌」,早期还有印刷发行,现只维持网站。图为紫荆杂誌网站截图。

《香港之窗》仓猝停刊
中共再蒙面办《紫荆》

《香港之窗》是办成像一个中立的英文媒体,而且是由企业家办的,较《香港之窗》晚一点发行的《紫荆》对外来讲较神秘,其实也是中共直接资助的。

《紫荆》当时是新华社办的月刊,港人也不认识当时的编辑,有媒体人称之为:「完全是一本伪装的香港杂誌」,是新华社的官方杂誌,只是增加了一点与香港有关係的内容。

中共办《紫荆》的原意是希望在香港成为一本主流杂誌来影响香港市民的观感,早期还有印刷发行,但因为内容全是官腔,其主要论调是要香港稳定,至于政治发展就要慢慢来,而国内官僚的世界观与港人的完全不一样,最后没有起到如期的影响,现在已经没有在市面发行,只维持网站。

除了《紫荆》外,现时属于中共直接资助的杂誌还有《中国评论》。

中共在港蒙面办媒体耗资庞大

八一年之前,香港有四本左派杂誌:《争鸣》、《七十年代》、《镜报》和《广角镜》,当时台湾方面将这四本杂誌定性为「中共的外围杂誌」。意即非中共直接办的,而是中共支持、赞助,由亲共人士办的,资金不一定是中共给的。当时左派的广告公司帮这些杂誌提供很多广告,实际上是用这种方式变相资助。

其中《广角镜》有军方总参背景。《广角镜》最早期是由全国政协委员翟暖晖创办。翟暖晖退下后,在发生六四屠城后,观点有所改变,他于二零零三年更出来参与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大游行。

当华国峰和邓小平进行权斗时,这四本左派杂誌起到了作用,帮邓斗走了华国峰而立了功!

这些杂誌虽然亲共,但偶尔会表现一下自己有一点点的独立性,中间有揭露中共官员的丑行,后来《七十年代》和《争呜》批评四个坚持,得罪了邓小平。一开始是四本杂誌一起被禁止进入大陆。

《争呜》的温辉和《七十年代》的李怡都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政协委员,所以两本杂誌被禁后,一直都没有再在大陆发行。

中共后来有区别地对待《镜报》和《广角镜》,是因为《镜报》的徐四民是全国政协委员,《广角镜》的翟暖晖也是全国政协委员,他们好沟通,因为是政协委员,知道自律,所以八零年底禁止这四本杂誌进口,到八一年底解禁了那两本《镜报》和《广角镜》。

对于中共在香港直资办媒体,据资深媒体人的保守估计,《文汇报》、《大公报》及《商报》每年亏损约三亿;还有一些叫「尾巴报」如《星岛日报》,中共会透过广告或其他形式资助,每年可能有五千万;电视台方面有凤凰台,一年可能要用上二亿。

杂誌方面,《紫荆》由于是网站,一年可能是五百万港币的开支,而《中国评论》加上其他的杂誌如《镜报》、《广角镜》最少也要约七百万。

当然,上述是基本上公开曝光的中共在香港媒体方面的活动,还有相当部分中共在香港媒体业更加诡秘的渗透和收购鲜为人知。
 

中共在香港蒙面渗透媒体大揭祕
中共的外围杂誌《广角镜》有军方总参背景。(吴雪儿/摄影)

渗透和施压港媒

中共直接办的媒体对社会的影响不大,有资深媒体人估计中共办的媒体包括以上提到的杂誌及三家报纸:《文汇报》、《大公报》及《商报》加在一起的影响力约有三成,反而是以渗透方式影响主流媒体所起的作用更大,而中共透过收买和渗透成本要比直接办媒体便宜。

《明报》貌似中立,不过,据消息人士指,早些年《明报》就曾三次派出工作人员到中央党校参加由中宣部举办的培训班,其中一次更多至五名人员,当中包括《亚洲週刊》主编邱立本,《明报》总编辑张健波。会参加该种培训的人员包括香港左派传媒《文汇报》、《大公报》等重要员工。培训班的作用包括拉好关係,也会有一些报导指引供「参考」,还有组团请媒体界去旅游、访问、请饮请食。

香港的左派传媒于九六年就成立了一个叫「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现任的联会主席为香港《文汇报》董事长兼社长张国良。《广角镜》董事、督印人及总编辑鲁薇为该会的副秘书长,身在海外的查良镛是该会的荣誉主席。该会的理事中包括自由撰文员刘锐绍及《信报》月刊总编辑文灼非,因此,消息人士认为,除了《明报》之外,其他的港媒也很有可能曾经派员参加过类似的培训班。

去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于二十八日晚设宴款待了香港媒体高层访京团,这是香港回归以来,内地与香港媒体最高规格的交流。

经常和香港媒体打交道的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李冰等也出席了当天的晚宴。

中宣部港媒高层座谈会名单方面:

内地主要官员   

吉炳轩 中宣部常务副部长
王 晨 人民日报社长
南振中 新华社总编辑
龙新民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
李东生 中宣部副部长
李 冰 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
张晓明 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
田 进 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
杨 波 中央电台台长
赵化勇 中央电视台台长
翟惠生 中国记协副主席、党组书记
郭招金 中新社总编辑

港媒高层成员

团 长:
陈永棋 亚洲电视行政总裁、全国政协常委   

顾 问:
李 刚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副主任

副团长:
李祖泽 香港报业公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张国良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主席、文汇报社长、全国政协委员

关 伟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主席、亚洲电视高级副总裁

团 员:   
卢永雄 星岛新闻集团行政总裁
叶启荣 新报社长兼总编辑
叶德辉 成报社长
张健波 明报总编辑
陈景祥 信报总编辑
周 庆 大公报总编辑
陈锡添 香港商报总编辑
汤锦标 虎报总编辑
刘志权 南华早报执行总编辑
苏伟雄 经济日报副总编辑
邹汉儒 中国日报香港版副总编辑
陈卫中 都市日报总编辑
卢觉麟 am730总编辑
崔 强 凤凰卫视常务副行政总裁
赵应春 有线电视执行董事
余统浩 亚洲电视营运总裁
袁志伟 无线电视助理新闻总监
罗 灿 NOW宽带电视首席副总裁
陈淑薇 商业电台新闻及公共事务总监
赵国安 新城电台总编辑
冯玉莲 香港电台新闻总监
刘伟忠 紫荆杂誌社长兼总编辑
刘大庆 经济导报社长
林 文 镜报副社长兼总编辑
鲁 薇 广角镜总编辑
潘耀明 明报月刊总编辑兼总经理
文灼非 信报月刊总编辑
许 平 资本杂誌副社长
李孝谆 香港中国通讯社总编辑

今年的三月廿七日,由河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和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协办的河北‧香港媒体高层访谈会,在香港君悦酒店特首厅举行。

原香港新华社就是特务机构

九七之前,英国政府不允许中国有任何政治机构在香港,但允诺中共设立官方的通讯机构新华社在香港,因此,中共就把办公室一起挂到新华社,所以当时的新华社内部是有两个部份,一个是党委,与新闻部无关的,另一个就是通讯社。

回归后中共就设立了中联办,新华社就继续做其通讯的工作。

有资深媒体人说,新华社本身就是特务机构!香港、纽约新华社肯定有国安部的人。基本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派驻海外的记者起码有超过一半都有类似的身份,不是真正的记者:「间碟较常混在两种身份中,一个是外交部、大使馆,做参赞,第二个身份就是新闻记者,因为这些身份比较容易掩护。」
 

中共在香港蒙面渗透媒体大揭祕
(Getty Images)

「如不改变方向,採访机会越来越少」

除了香港外,中共对世界舆论也一直进行渗透和影响。《开放》杂誌总编金钟在《开放》九月刊撰文的《广岛归来》中就提到在日本五大报当中:「已有四家不同程度的『赤化』,反美亲中反安倍,甚至有毛派在报馆掌权。对旅日华人统战,更是不言而喻,知情者言,不下二十种大小华文刊物,除《大纪元时报》外,都先后变成了爱国的侨刊。」

日本媒体《产经新闻》一位驻北京女记者,去年就曾因为披露中共修筑青藏公路对环境及古代建筑文化的破坏,以及在宗教方面,中国地下宗教被打压,当局逮捕了两千名教徒等消息,遭中共外交部点名批评,要求她应该正面报导中共消息。

在该记者的博客网中提到了中共外交部说明,指《产经新闻》总是报导负面新闻,所以人家不接受採访。如果不改变方向,採访机会越来越少。她说,也许这就是国际社会所说的「权力带给採访压力」。她质疑《产经新闻》记者的中国签证总是需要很多时间或与此有关。

中共的舆论渗透也远伸到东南亚,印尼中国领事馆去年就邀请了七十位印尼记者到中国採访。中领馆还对外表示,今年要请更多的记者到中国。当地印尼媒体的中国消息通常都是一个来源就是新华社,因为那是免费提供的。

华文媒体将出现新局面

随着中共面对国内越来越严重的社会矛盾、贪腐问题、党内斗争激烈、宏观调控失效等连串问题,中共在舆论控制方面未必能够继续投入大量资源去维持,到时候世界的华文传媒生态将会出现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