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精神绵延不绝! (陈延辉)

     

战后以来,由于国民党的专制独裁,令台湾青年失去宝贵的自由,有的只好流落异乡,向独裁的蒋家政权发出反抗的怒吼。直到解严后,才有机会返回台湾,继续其民主的未竟事业。


 出生于一九三二年,前东京大学社会学博士黄昭堂先生,二年前鼻窦囊肿手术后,在麻醉恢复的情况下,竟然主动脉剥离,心跳停止,骤逝于台大医院。


  黄氏生前是日本昭和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学术上有了优异的表现外;更可贵的是,在廿七岁前往日本留学时,就开始对抗国民党的戒严统治。一九六○年与其老师王育德先生筹组「台湾青年社」,并创刊《台湾青年》杂誌,为台湾的前途发声,从此也投入台湾的独立运动,甚至流亡海外三十四年。回国后,黄氏继续其在海外的台独志业。二○○四年,黄氏为了反对北京企图併吞台湾,于「二二八百万人手牵手护台湾」的活动中,不辞辛劳地担任全台总指挥。


  黄氏这个反抗外来压迫的想法,可回溯到其父亲为地方上的安危,担任「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的成员,但事后遭到国民党的打压。有一次爪牙到黄家找碴,十五岁的黄氏出面理论,并与之冲突,却残遭毒打。黄家最后还花了四十万元向当局疏通,才得「化解」事情;从此以后,立志推翻国民党政权。


  同世代对台湾的将来充满战斗力的人,还有一位蔡同荣。蔡氏出生于一九三五年,平常健康的他,却在十二月十八日清晨突然昏倒,被送往台大医院急救。经诊断为出血性脑中风;手术后送往神经加护病房。直到目前,尚未脱离险境。


 蔡氏高中时,受到警方的无理胁迫。大三时,当选台大代联会主席,因非国民党籍,遭到当局的诸多刁难,因此加强了推翻蒋家政权的念头。一九六○年夏,与罗福全、侯荣邦、陈荣成等人召开了反国民党的关子岭会议后,前往美国留学。一九六六年再与陈以德、张灿鍙、罗福全等人成立「全美台湾独立联盟」。一九七○年组成全球性的「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一九八二年更组织了「台湾人公共事务会」的游说团体。因此被国民党政权列为黑名单之首,三十年无法返台。


  解严后,一九九○年蔡氏回台,为确保台湾在国际上的前途与安全,全力推动公民投票,并成立「公民投票促进会」,担任会长。多年来以游行、长跑、绝食等方式宣导公投理念。此外,为打破国民党的党、政、军垄断无线电视台,发动募集资金筹组「民间全民电视公司」。在「民视公司」成立后,担任董事长一职。蔡氏在政坛上亦从第二届立法委员连任到第七届,对台湾民主化的贡献良多。


  虽然这两位为台湾奔走一生的前辈,突然间离我们远去,令人有不胜唏嘘的感觉。但眼见新一代的反抗者如泉涌一般地出现,心里上也有一些安慰。像一九八二年李应元等人在美国成立的「北美洲台湾学生社」,就是接续六○年代的新秀团体,他们在许多台湾议题上也发挥了重大的影响力。


  最近国内反强拆、反核电、反军审、反併吞、反监听、反恐龙法官、反媒体垄断等等众多公民团体,通过网路,动辄以数十万人地唤醒年轻一代,起来反对贪污、无能的执政者,这应可告慰前辈们了。



   

(作者为德国哥丁根大学政治学博士、台湾教授协会会员)

发布日期: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