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旧有规则的台湾停滞期原生世代

     
反抗旧有规则的台湾停滞期原生世代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不管是劳权、同婚、能源和两岸关係,蔡政府都无法取信于年轻世代。摄影/柯承惠台独一定要隔离中国?环保必须彻底反对核电? 根据《新新闻》与《风传媒》委託台湾指标民调公司最新完成的民调,在一六四二期《新新闻》中分析了年轻世代在政治上的倾向,本期则在劳权、能源、两岸关係等议题上,看到年轻世代的愤怒与焦虑,没有一个执政党能阻止其崩溃……。 李佳颖

八月最后一个周末的西门町宛如公投连署站,行政院前院长江宜桦周六一早就来帮忙募集「以核养绿」公投连署书,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接棒在下午号召路人连署「东奥正名」公投,PTT名人四叉猫也在晚间到场声援「婚姻平权」公投,逛街与签连署书的人潮将六号出口挤得水泄不通,几只劳权公投「小蜜蜂」也穿梭在其中拚连署。
现场放眼望去,清一色都是年轻面孔,可见劳权、能源、同婚、两岸关係是台湾年轻世代最愤怒、最焦虑的问题,且与握有政治实权的年长世代产生歧见。

民进党政府无法取信于年轻世代

「年轻人要嘛厌世,要嘛恶搞!」今年三十岁的社会运动者兼创业者吴濬彦一语道出台湾年轻世代的生活态度,而这都源自于对现状的不满。
根据《新新闻》与《风传媒》委託台湾指标民调公司最新完成的民调显示,就两岸关係、《劳动基準法》(《劳基法》)修法及非核家园政策目标来看,二十岁至三十九岁的受访者皆比四十岁以上者更为不认同或不满意,显示民进党政府不论于内政或外交,都无法取信于年轻世代。
二十岁到三十九岁的台湾年轻人既是崩世代又是厌世代。民进党虽然于二○一六年完全执政,但《崩世代:财团化、贫穷化与少子女化的危机》一书在一一年所提及的财团权贵垄断、社会流动停滞、青年落入贫穷、结婚率与生育率下降等问题都仍未解决。
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力挽狂澜,阻止年轻世代的崩溃,「崩世代」遂变成「厌世代」。一七年甫出版的《厌世代:低薪、贫穷与看不见的未来》将厌世代定义为:因为低薪而失去梦想的力量,对未来充满徬徨,隐隐的不满无从抒发,只能在不友善的环境里想办法找到出口,摆脱这一切。
年轻人的厌世,表达在对于《劳基法》的不满。二十岁至三十九岁者之间,有六三.三%认为《劳基法》无法提供劳动保障。
长期观察台湾社会的年轻学者、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王宏恩认为,年轻人对于某些无法短期解决的议题,可能会更追求立即能看见的结果。
研究年轻世代政治认同的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林宗弘指出,全球与美国的社会调查都发现一九六○、七○、八○与九○年代,都比前一代更接受进步主义与自由派想法,但千禧世代并没有比前两个世代更为进步,反而更趋向保守与务实。

不认同非核家园首次高于认同

就调查包含的几个题目来看,年轻人对于两岸关係最为不满,比率达六三.八%,同时有七二.六%的年轻人因不耐于停滞的两岸关係而支持两岸谈判。王宏恩提到,许多台湾民众相信政治谈判可能可以谈出台独或至少维持现状、中国不动武等结果。
年轻人着重解决眼前问题、得到短期结论的思维,也见于能源政策。废核被认为是具世代与环境正义的理念,曾为年轻世代支持,但近日发起的「以核养绿」公投企图开启商转核四、核电厂延役的讨论,却有不少人埋单。
在台湾指标民调的调查中,有五三.一%的年轻人因近期空汙、缺电问题造成的威胁,对于「非核家园」的坚持,不认同首次高于认同。在一八年五月之后发生的死亡交叉,恰好是深澳电厂热议的时间点。
当劳权不能被保障,同婚不能被支持,非核家园不能做出实绩,两岸关係不能破冰,年轻人如何判断?又将如何行动?

国家认同
认同台湾是国家,逾七成年轻人要让国民党跟老共谈
天然独没遇过共匪所以不排斥交流
「东奥正名」公投主文:「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二○二○年东京奥运」,是目前少数非透过政党动员,又能在第二阶段达到三十万门槛的公投案之一。
出队比赛到底用「台湾」还是「中华台北」,其实牵涉複杂的两岸关係,根据本刊调查,全国有六一.二%受访者不满意两岸关係,不满程度是所有议题中最高,二十岁至三十九岁者的不满意程度更高,达六三.八%。
但若问及赞成台湾独立、两岸统一还是维持现状,多数人仍是支持维持现状,二十岁至三十九岁的年轻世代之间,有五一.三%支持维持现状,仅二九.六%支持台湾尽快独立。
两岸政策协会秘书长王智盛表示,这两者并不冲突,维持现状仍是台湾人民最大公约数,人民虽然对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係不满,这是基于两岸关係恶化而投射出的一种情绪,但不代表台湾人就不想维持现状。

信任国民党负责政治谈判

王宏恩认为,不满意可能是希望两岸关係更为温和,或希望立即独立,抑或立即统一。若假设大多数人的不满,是蔡政府时期的两岸关係比马政府时期更为紧张,那就会将陆客数减少、邦交国减少,乃至于将最近的国际改名等争议怪罪到蔡英文身上。
当民众对于两岸关係陷入僵局感到不耐,民调也揭示一个氛围:与其打起来,大家还不如坐下来谈,把事情说清楚。经调查后发现,有六九.三%的民众赞成两岸进行政治谈判,二十岁至三十九岁的年轻人更为支持,赞成比率高达七二.六%,而且比较信任由国民党负责。
林宗弘指出,这是两岸关係僵化的结果,国民党于一五、一六年执政期间,类似的调查其实发现民众普遍信任民进党,尤其在服贸争议结束之后,几乎没有人相信国民党可以代表台湾跟中国谈判。时移势转,「现在才会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好像换个人去谈谈也可以。」

现实就是企业没把年轻人当一回事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高级助理研究员卢宸纬认为,民进党将自己塑造成两岸关係中束手无策的受害者,指责共产党打压,国民党不团结;然而,年轻世代仍可能留有马英九执政八年期间与北京谈判的印象,对一五年的马习会记忆尤新,才寄望国民党可以理出头绪。
另一位助理研究员揭仲则认为,年轻世代高比例支持维持现状,又希望两岸进行政治谈判,是年轻世代对未来感到不确定的务实考量。从民调中也可以发现,六○.八%台湾年轻人鼓励家人去中国投资、工作或就学,相较之下,四十岁以上者仅有四三.四%表达愿意。
吴濬彦直言,中国市场大、机会多已是不争的事实,「现实就是在台湾难以生存,企业没有把年轻人当一回事。」中国看见台湾年轻人的「三缺」:缺乏进入职场的机会、缺乏职涯发展的机会,也缺乏与世界接轨的机会,祭出多项惠台措施,吸引年轻人西进。
中国于九月一日正式实施「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后,台湾人的居住证採用十八码,与中国大陆身分证相同。吴濬彦说身边不少朋友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纷纷积极打听、讨论要如何取得居留证,因为有了居留证,赴中工作后申请各种网路服务或银行帐户将更为方便,还可以跟当地人一样叫车、送餐。
卢宸纬指出,多项研究都显示台湾与中国互动愈多,愈有可能翻转负面的刻板印象,所以年轻人未必是因有赴中发展机会而支持政治谈判,而是从民间互动理解到中国的善意。调查也显示,曾有赴中就学与工作的经验者,更愿意支持家人赴中发展。
前立委林浊水认为,相较于年长一辈的台独认同来自于对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反叛、与中国对立,年轻一辈的台独没有对抗,所以不排斥交流,在认为台湾是可长可久的主权国家前提下,支持和平的互惠关係,立场坚定且弹性务实。
林宗弘也分析,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代不像上一代,曾经经历中国冲击台湾经济,又因为台湾人认同相对稳定,并不认为自己将因与中国交流而改变身分认同。这与卢宸纬「政经分离」的理论类似,对年轻人来说,国家认同与发展机会是两个不同的逻辑,除非碍于现实,否则仍保有台湾人主体性。

六成四愿为保卫台湾而战

根据调查,有六一.八%的年轻世代认为自己是台湾人,比年长一代高出一五%;而总体来说,认同自己为台湾人的比率达五二.九%,已经超过一半。台湾人认同之强,若台湾宣布独立导致中国武力攻打台湾,有六四.四%年轻世代愿意为了保卫国家而战,也远高于年长一代。

非核家园
深澳电厂争议后,「非核家园」认同与不认同形成死亡交叉
非核家园需要更多的社会对话
至八月二十七日晚间,十八岁至二十四岁年轻人爱用的网路平台Dcard上已经有累计超过五十篇讨论「以核养绿」公投的文章,学生社群之间以「我们这一代将承担高汙染、高电价」的世代正义号召支持。《新新闻》记者也亲自到连署站点观察发现,「拒绝空汙」、「避免限电」的口号,也能吸引三十岁以上的青壮世代驻足。

非核家园被当神主牌,不接地气

根据本刊调查,目前有四九%民众不认同「非核家园」目标,二十岁到三十九岁者明显比四十岁以上者更了解「非核家园」的内涵,未明确回答者少,前者认同比率虽然较后者高,但不认同的比率也比较高,有五三.一%受访者不认同,超过半数。
林宗弘解释,非核家园的支持度与时事密切相关,例如部分年长世代因见证车诺比核灾而反核,但在一九九○年代末期就少有人记得,所以核四厂在二○○○年之后停了又建。一一年福岛核灾后,风险意识又被唤起,支持反核者约有六至七成,但近年空汙、缺电问题频传,支持非核家园的人就会减少。
从县市别来看,桃竹苗地区有五七.一%的民众不认同非核家园,最为反对,其次是新北市——一个拥有三座核电厂的城市,不认同比率有五三.一%。「深澳电厂是一个主要的原因。」绿色公民行动联盟副秘书长洪申翰表示。
从台湾指标民调历次的调查也可以发现,在一六年六月蔡政府执政初期,认同非核家园者达五八.一%,不认同者仅二八.八%;至一八年五月,也就是深澳电厂环评争议后两个月,认同与不认同者的比率趋近,仅差不到一%;至八月调查时,不认同者又增加七个百分点,形成死亡交叉。
洪申翰进一步分析,近半数民众不认同非核家园政策目标的原因有三:空汙问题是一个转捩点,当问到是否支持「非核家园」的时候,受访者或以为必须增加燃煤发电比例,与目前政府推动的「非核减煤」政策目标有所落差。
从国际情势来看,一一年至一四年间国内媒体虽然有大量的报导与出版品,但近年对福岛核灾与核四安全的新闻着墨较浅,年轻一代获取的资讯来自于高度依赖日本官方说法的外电编译,以为核灾已经恢复。
洪申翰最后指出,「非核家园」虽做为能源政策的象徵性标的,但民进党较少论述其原因与内涵,于是就被当作「神主牌」,容易落入非理性的公民讨论,搅和在政治舆论中,「想要民进党下台,就否定非核家园」,便超越原本做为能源政策的意义。
民进党虽然在执政之后将「能源转型」当作重要的政策,但洪申翰认为,在当今「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的风潮下,像能源转型这样依赖政府发动的政策,便难以建立支持的氛围,如何在大党政治攻防之外拉撑社会行动的层面,的确是政策推动的困境。

架构一个适切的对话空间

「更多的社会对话仍然是关键。」不过,洪申翰也提醒,不能仅以简化的概念以偏概全,如「『非核』就是『烧煤』,『烧煤』就是『空汙』,『空汙』就是『用肺发电』,结果『非核』就是『用肺发电』」,在公民社会架构一个适切的对话空间,才能更清晰地看见非核家园,乃至于能源转型的理想。

劳资争议
愈年轻劳动意识愈强,六成三年轻世代不信任《劳基法》
四十岁是一条明显的分水岭
一七年十月,华山电影院外不少人举着「hen累」、「崩溃」、「我想下班」的牌子,他们的年纪约二十四岁到三十岁不等,虽来自各行各业,但都提到平时必须要加班,忙的时候可能要到凌晨才能结束。
劳工影展策展团队準备的手举牌引发观影者共鸣,纷纷拿起来合照。负责策展的青年劳动九五联盟理事长周于萱说,这两年的劳动工展以「青贫」与「过劳」为主题,正切中青年劳工最关心的议题。
三个月后,最新版的《劳基法》通过,让年轻世代感到失望。
根据本刊调查,有近五成的受访者认为,《劳基法》在今年初修法之后无法保障劳动权益,二十至三十九岁者尤为不信任,比率高达六三.三%,二十五至二十九岁者是最不信任《劳基法》的一群人,比率甚至高达七○.三%;相较之下,四十岁以上者仅有四二.一%不信任,四十岁俨然是一条明显的分水岭。

两次修法造成强烈剥夺感

林宗弘指出,三十五至三十九岁者大多在二○○○年后大学毕业进入职场,遇上台湾产业外移,经济紧缩,遭受失业与低薪问题冲击最大;而二十五岁至二十九岁者大多在一○年后进入职场,虽然脱离工厂歇业、失业率攀升的高峰期,但在进入职场不久后,就经历两次《劳基法》修法,最能够感受到修法的变化。
「从一六年到一七年,大家只感觉到法愈修愈烂。」今年二十九岁的周于萱补充,《劳基法》第一次修法的时候砍了七天假,但同时多了「工作半年有三天特休」以及「做一给四」、「做五给八」的加班费;待第二次修法时,增加的加班费又打回原形,加班时间、轮班时间都可以「劳资协商」,二十五岁至二十九岁职场新鲜人的相对剥夺感最为强烈。

有劳动意识的年轻人组工会

周于萱观察,近几年新成立的工会都是由较年轻的会员组成,开始自主研读《劳基法》、《工会法》等相关规範,可以看出社会文化逐渐在转变。林宗弘也指出,由于年轻创业者少,资方持续老化,而年纪愈年轻者的劳动意识愈强,对各种公民权利的认知也比较清楚,远远超过四十岁以上者,劳动权益转型成世代之间的差异。
《劳基法》已大开后门,更惨的是,「法律怎么写是一回事,实际怎么做又是一回事。」周于萱说,劳动保障破碎,而雇主又不能百分之百守法,年轻世代自然对法律感到失望。
自己的劳动权益自己救,她认为增加劳检之余,此刻更应该让劳动教育向下扎根,让还在就学的产业预备军,能意识到未来的劳动环境,提升未来的工会组织率。

➤购买本期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