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 中美亚太「冷战」

     
十八大后  中美亚太「冷战」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竞争盟友加大军事投资 中国十八大期间,对中美关係抱持「低调崛起」态度冷处理,毕竟交班时刻首重「稳定」;但在美国「重返亚洲」后,两国在亚太竞争外交、军事却已然定调,中国如何回应,还要看交班的变化…… 邰克伦

欧巴马正在东南亚展开他连任后的第一趟外交之旅,以实际行动宣告美国重返亚洲,尤其是访问缅甸,被视为箝制中国的指标;而中国十八大也落幕了,第五代领导人齐集亮相。然而,回头看十一月八日,十八大的第一天,北京政府就老实不客气地呛了美国政府一记。

低调崛起?「不要刺激美国」

这天,外头空气特别冷,旧央视大楼旁老迈的梅地亚新闻中心人意外的多,人人冻得脸庞有点发疼,中心里头因人多异常地暖,空气中还沁着兴奋气息,国际最瞩目的中共十八大第一场记者会在此召开,爆满的中外记者满心期待,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果然也没辜负记者们想拿他当头条的期待,劈头直指美国冷战思维,批评美国众议院不该称华为、中兴是潜在的「特洛伊木马」:「如果大陆政府也来问美国在华企业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和他们有什么关係,那就完全乱了!」 他说。
毫无意外地,隔天,国际各大媒体都以「陈德铭狠批美国」做为标题。
美中两强展开新局,「崛起中的中国」一如预料地在美国大选当中成为两党较劲的题材,中美关係问题在共和党罗姆尼挑衅表态之后,欧巴马也不甘示弱撂狠话,说当选后将对中国施加更多压力。相反地在紧接的十八大会上,中美关係议题却异常的少提,中国媒体也是相同态度。
中方在十八大当中对于中美关係噤声,不代表中国不重视中美议题,反而是他们对于「崛起」抱持低调的态度,不愿过度刺激美国;一如记者会上陈德铭的低调基调,谈到贸易纠纷案中,美国赢得多而中国输得多的说法时,他挑明原因说:「这不是事实。为了考虑整个世界範围内共同合作的气氛,我们赢了很多案子,但没说。」
而中国无论官方与民间,都把对中美关係的焦虑一古脑倾注在美国大选对中国的态度上,这跟大陆媒体在处理涉外事务的态度有所差别。过去,无论钓鱼台事件或者南海问题,中媒往往大谈「中国应该怎样、有几种选择……」等等,强硬风格居于上风,但一涉及中美,却都是着墨于「美国怎么看、怎么说」,总结中国媒体对此态度,只有一句话「不要刺激美国」可以形容。

国内稳定 中国摆在第一位

来到北大,走进最有古味的西门,入门右拐再直直地走就是有名的留学生中心勺园,斜对角是一栋现代化灰黑相间的建筑物,周遭银杏树已经由绿转为纯净的鹅黄,这儿是中国两大国际关係重要学术机构之一,北大国际关係学院。
在这里,专攻中美战略的牛军教授分析着十八大之后的中美关係,对于中国而言,「儘管这次十八大已换届,但是要到明年四月才真正交班,在这个政权交替的时刻,自然一切以『稳定、连续』为重,中美关係在短期之内,是不可能有任何大变动。」
事实上,相较罗姆尼,对于欧巴马当选,中方普遍认为比较符合当前中国利益,这是访问所有国关学者专家的共识。「毕竟跟欧巴马打了四年交道,相对更能掌握。」

误解太多 中美民间互有敌意

牛军认为中国未来仍是把国内稳定摆在第一位,外交其次,而在经贸上,未来冲突将会继续增加。「所有贸易往来密切的国家的经济摩擦一定是相当多的。」他说。关键在于未来中国在外交跟军事上跟美国的竞争。
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杰佛瑞.贝德( Jeffrey Bader)在接受中国《财经》杂誌专访时称,欧巴马所谓的「重回亚洲」( Pivot to Asia),固然挑动了大家的敏感神经,但贝德认为比较适当的说法应该是「再平衡」,过去美国的确把过多的注意力与力气放在中东跟伊拉克,美国的「再平衡」政策主要是确保中国的崛起对于亚太是有益于地区的稳定,而非地区安全的威胁。
贝德说得好听,清华大学中美关係研究中心主任孙哲却认为这只是表面漂亮话,他表示中美状况可以用八个字概括:「贵在互信,难在民意」,双方官方在檯面上都不断强调彼此的合作,这的确是可以让双方维持一定的关係,但两大国的民意是难以控制的,所以美国大选时中国议题会成为热点,也是为何罗姆尼会刻意强调鹰派态度,表示要把中国列为外汇操纵国;美国民间的确对于中国的经济崛起有敌意,对于军事崛起也有潜在敌意。

军事冲突?「双方都发生误判」

至于中方,在中日钓鱼台问题上民意高涨,普遍认为背后有美方的刻意操纵,「对于日本的敌意的确有扩散到美方的情形。」孙哲忧心地表示,「中美双方的误解的确太多了,而且彼此的对话不太有效果,所幸双方对于本身对于全球的安全负担很大的责任还有相同的共识。」
美国的亚太外交政策在未来有没有可能有所变动?所有中、外专家均不认为会因新政府的人事调整而有太大变动。
双方的军事在亚太加大投入已经是必然的趋势,美方官员称之为「再聚焦」( refocusing),而中国绝对会加快脚步掌握海权。「一艘航母绝对不够,要维持一个航母舰队的正常运作至少要有三艘航母,一艘战备、一艘整备、一艘训练。」孙哲肯定地说。
至于十八大之后双方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提倡「软实力」的美国哈佛大学甘迺迪学院前院长约瑟夫.奈伊( Joseph Nye)对此表示:「战争是由于一方实力上升导致他国害怕引起的。如果美国实力有所增加,中国会害怕美国,即使冲突并不是真的有必要,但那还是会发生。但我认为这种危险是可以避免的,它并非一定会发生。」若美国过于担心中国,他们便可能会鲁莽行事,那是危险的。如果中国过分确信美国处于衰落状态,中国也可能会鲁莽行事。贝德总结认为,冲突爆发的前提是:「双方都发生误判」,但这个机会相对不太大。
在北京海碇区,距离北大地铁仅有两站的人民大学是另一大国关重镇,人大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认为,过去四年,美国在亚太的政策就是针对中国,在亚太地区对之防範和挤压,欧巴马连任后会延续之前的对华政策。他说,过去四年间,美国已取得一定成效,预料美国未来会继续在亚太地区与中国竞争朋友,加大美国外交影响。

不确定点 在南海与北韩问题

美国的「再平衡」政策已定,美国更有外交政策延续的传统,中方如何回应,却仍然因人事变化有所微妙改变。
综观区域情势,以中方观点,中美关係的不确定点集中在南海问题与北韩,「南海问题相对不确定性高一点,但中国必定是两者并重」;在北韩问题上,儘管中朝关係已由拥抱转淡,「未来十年,除非美朝关係有重大改善,中国不会改变他是对北韩最有影响力国家的身分。」孙哲表示,而若北韩能够在经济改革上获得相当成就,未来对区域安全一定会有所改善,在此问题上,中美是具备相当的战略利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