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离开李登辉的「家人」─苏志诚:《时代人物的另一张脸》书摘

     

李登辉卸下总统与国民党主席职务后,搬出总统官邸,迁回翠山庄居住,坐落在淡水的台综院则变成了李的府邸,苏志诚与祕书李静宜都追随至此帮忙,他们两个人也是总管李武男之外,与李登辉最亲近的幕僚。

政坛喜欢把李登辉与宋楚瑜的关係形容为「情同父子」,其实真正与李登辉情同父子的是苏志诚。苏志诚与李登辉的独子李宪文有同窗之谊,李宪文鼻咽癌末期卧病在床,是苏志诚在病榻旁陪伴。李宪文过世后,多年来苏志诚追随李登辉工作,虽不能取代李宪文在李心中的地位,与李登辉夫妇、李宪文夫人张月云却是关係紧密,亲如家人。

匆匆离开李登辉的「家人」─苏志诚:《时代人物的另一张脸》书摘「李登辉担任总统任内,苏志诚的影响力也达到高峰,与李登辉亲近的政坛人士曾经提醒李,应注意苏志诚的言行在外界引发的不良风评与争议」。(资料照,甘岱民摄)

李登辉担任总统任内,苏志诚的影响力也达到高峰,被媒体形容为「大内高手」或「总统府夹层」。与李登辉亲近的政坛人士曾经提醒李,应注意苏志诚的言行在外界引发的不良风评与争议,李回答他有所闻,但是苏志诚每天早上七点便到官邸恭谨地听候指示,如此认真又贴心的幕僚与晚辈,实在让人不忍苛责。

政大外交研究所毕业的李静宜则是继焦仁和、黄振福之后,李登辉总统任内最后一位文胆,从一九九司年四月一日进入总统办公室担任祕书工作。在李静宜二○○一年九月出版的《近写李登辉――红树林生活笔记》序文里,李登辉写道「最初是借重她的外交专业和语文能力,协助处理涉外事务与文书工作。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后,静宜凭着认真肯学的精神和全力以赴的工作态度,很快就突破祕书角色的限制,参与许多政策协调与制定的过程。」「这一年来,在办公室人力精减的情况下,静宜更担负起大部分的工作,为内人和我的生活,提供很大的协助。」他甚至亲口对李静宜说:「我心里想什么,你是最了解的。」

从李登辉对李静宜这位女性文胆的描述,可以想见她与李登辉夫妇,于公于私,几乎都是亲如女儿。李登辉也认同李静宜所说:「希望这是一个起点,而不是句点。」并亲自出席了《近写李登辉――红树林生活笔记》新书发表会。

这两位追随李登辉多年,既亲且信的幕僚,二○○二年初却同时离开了台综院。「政坛传说,原因是李静宜不赞成李登辉为台联助选被痛骂,愤而求去。」

根据与李登辉家人熟识的友人透露,事实并非如此,而是与连战有关。二○○○年的政党轮替导致李登辉辞去国民党主席,对连战早有诸多抱怨与不满,不仅表露在言谈间,也形诸于文字。其后,国民党内有部分人士希望接任党主席的连战聘请李登辉担任荣誉党主席,却迟迟未获得连战的首肯,以致本已降至冰点的李连关係,更加雪上加霜。

二○○二年农曆春节,连战照例前往欧洲过年,念在与李登辉多年的长官部属关係,从台湾省主席、行政院长到副总统,受李一路提携,便透过与自己有好交情的苏志诚帮忙安排,打算在旅游前去台综院向李拜个早年并辞行。苏志诚仗恃着李登辉对自己的宠信,自信满满的替连战安排了会面行程。不料李登辉见到连战出现在眼前极为惊讶,一向喜怒形于色的他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悦,对连战随便敷衍了几句话后,便结束了这场苏志诚安排的李连会。

送走连战后,李登辉随即怒斥苏志诚:「到底你是老闆?还是我是老闆?是要听你的?还是听我的?」被痛骂一顿的苏二话不说,立刻辞去台综院副院长一职,打包走人,从此离开了李登辉。

多年来一起在李登辉的总统办公室工作,李静宜与苏志诚合作无间,安排连战的辞行行程,她脱不了关係,只得跟进辞职。即便亲如家人,显然李登辉「心里想什么」,李静宜还是不了解,追随李到台综院一年多后,长达十一年的长官部属关係便画下句点。

李连基金会解散内幕

李登辉对连战的痛恨,除了导致苏志诚的离开,与连战关係最佳时共同挂名成立的财团法人李连基金会也遭到了池鱼之殃,最后走上解散一途。

匆匆离开李登辉的「家人」─苏志诚:《时代人物的另一张脸》书摘连战曾与李登辉搭档参选总统,最后却反目成仇。(资料照,甘岱民摄)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李登辉与连战搭档代表国民党参选第一次由全民直选的第九任中华民国正副总统,最终以5,813,699票,五四%得票率赢得大选,政府以每票三十元计算,两人共获得174,410,970的公费补助款。

李连两人用其中的一亿七千万成立了李连基金会,目的是帮助最弱势的原住民,在教育上为他们尽一份心力,也期待为台湾培育青年政治人才。基金会成立之初,由李登辉担任董事长,连战担任副董事长,董事包括了:萧万长、刘泰英、许水德、吴伯雄、林丰正、黄正雄、李纪珠、王金平、黄主文、严凯泰、郑深池、黄昆辉、曾宗廷、徐中雄、孙道存、王又曾等人。

李登辉离开国民党后,李连基金会也搬出了国民党中央党部,后由一路追随李登辉的台联党主席黄昆辉担任董事长,落脚新北市的新店继续运作。

二○一三年,突然有消息传出,黄昆辉投资股票失利,基金会只剩下五千余万元,李登辉震怒之下,与黄昆辉不欢而散。然而事实真相是,李登辉并未对黄昆辉有任何不悦,只是不愿意自己的名字再与连战挂勾,藉口黄昆辉投资失利,顺势解散了李连基金会,剩余的基金则捐作「李登辉纪念图书馆」之用,从此与连战没有任何牵扯。

李登辉一向很忌讳亲信与朋友利用他的信任与关係牟利,南怀瑾就是一个例子。南怀瑾是李宪文与张月云的老师,李登辉初登大位后,由于他与苏志诚亦有师生关係,遂成为李登辉常常谘询的对象。当两岸密使问题在政坛喧腾不已时,李登辉曾经表示:他的个人代理就是南怀瑾。后来,李发现南怀瑾仗着这层关係从两岸获利,这才断绝了往来。聪明如苏志诚,自知犯了李登辉的大忌,唯一出路就是打包走人!

匆匆离开李登辉的「家人」─苏志诚:《时代人物的另一张脸》书摘《时代人物的另一张脸》立体书封(时报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时报出版《时代人物的另一张脸》,作者郑佩芬为资深媒体人,透过她的亲身见闻,看见五十多位时代名人鲜为人知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