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K8AG旗舰管理网客户端_不要让暗黑势力露出诡异微笑

     
 

之一

几年前就得知台北中山国中音乐老师萧晓玲因为反对「一纲一本」,对郝龙斌市政府提出行政诉讼,结果遭到一连串恶整;这样的情节,如果出现在上个世纪六、七○年代,我倒是可以理解,可是现在二十一世纪都已过了十多年,还有这种可以归类到「白色恐怖」的事情,令人瞠目结舌。

这一阵子,萧晓玲又是召开记者会,又是到北市府击鼓鸣冤,她争的,不过就是在监察院调查且纠正了中山国中、台北市教育局违法解聘她之后,北市教育局能够撤销违法解聘,回复她中山国中的教师身分。可是北市教育局到了今天仍不认错,他们竟然要求萧晓玲再去参加教师甄选。

我这几年对萧老师的案子很感兴趣,因为,她是我少见坚持原则,绝不跟人渣公务员和稀泥的一个人。为了自己权益,为了公道正义,类似的案子要是在别人,早就心灰意冷放弃了,可是她毫不妥协,因为她认为,不公不义的是北市教育局以及当年中山国中那一票行白色恐怖政治迫害之实的老师、家长会成员,而且她手中握有证据。所以,她奋战到底。

萧老师在她教职生涯的黄金时期遭到邪恶对待,可是她的故事经她不屈不挠的奔波、控诉,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柯市长入主市府后,许多人直觉地认为,萧老师平反有望。可是我知道,如果北市教育局的中坚份子仍由当初恶整萧晓玲的那批官员组成,要争得公道,所有路见不平的人还是要挽起袖子加入战局。

之二

一件于郝龙斌市长任内启动的整肃案,几年之后,新市长要求当初行整肃之实的官僚,重启调查追究自己的责任,如果这案子竟然马上平反了,基本上,我可以跟大家说,你呢,正在作梦。

这是为什幺我们这幺需要「转型正义」,这个陈水扁总统当初上任后就应该视为首要民主改革的大工程。可是阿扁总统以及他的民进党团队疏忽了这个关键工程,于是在结构依然不公不义的情况下,我们只得耗费许多精力与旧势力对抗,浪费宝贵的社会资源。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好几个国家在最近这些年,因为实践了转型正义,成为其他有类似经验国家的榜样,德国就是一个例子。许多学习德国如何建构转型正义的学者专家,如果知道台北市教育局这种自己调查自己的荒谬流程,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这个城市的市长,嗯,别闹了。

其实德国的转型正义与其他国家的转型正义有着很大的差别,在东德共党这幺多年的暴政下,德国人的共识就是,大家得用最严厉、毫不留情面的方式,将东德共党建立出来的制度整个打掉重建,所以,一连串转型正义的工作里,就包括了大量的档案解密、人事清查,以及随之而来的司法审判。

台湾,相较之下,还没有机会走到这一步,就算如此,把一个曾经由教育部门主导的整肃案,交由这个部门重新调查,真的,就好像德国新政府把一堆迫害人权的案子丢给史塔西(当初东德的国家安全部)前官员调查一样。你几乎可以清楚看到原来结构里的那些暗黑势力,因为有了反扑的机会,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对了,这些暗黑势力,在这里,不只是当年搞出一纲一本的教育局,也包括了这些年来毫无功能的政风处,柯市长,你上班半年,应该已经有所体会了吧?

之三

台湾至今还是有许多当年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及其家属,为了争取一个公道,在多年之后,仍然试图将自己,或者亲人长辈受到的冤屈披露于世。这几天,因为去年写〈此灾何必深追究〉时,提到父亲白色恐怖冤屈,结果被告的女作家蒋晓云,不就是一个好例子?幸好她被判不起诉,公道再得彰显。

萧晓玲的案子发生在七、八年前,这些年,相关卷宗、剪报、调查报告的取得并不困难,愿意挺身而出的人也所在多有。柯市长,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案子,在旧势力企图用老结构、烂手段遂行其矇骗企图的此时,如果你能够花点时间釐清其责任归属,重还当事人公道,我相信,获利的不只是萧晓玲,以及让正直公务员信任的制度,更是这个城市对公理正义还有所企盼的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