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博彩体育在线官方app下载_不要让下一代成为「倖存的台湾人」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有两位,一位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妇科医师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另一位则是25岁的伊克拉亚兹迪(Yazidi)运动人士娜迪雅.穆拉德(Nadia Murad)。后者在她的自传:《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虏、以及逃离伊斯兰国的日子》一书中,详细地说明她的种族「亚兹迪」遭到灭绝的过程,以及她本人被俘虏、被轮姦、被买卖、最后逃离的一连串不幸遭遇,读来惊心动魄、教人屏息。但在阅读的同时,笔者心头不断浮现的是我们的国家──台湾。

克邱是伊拉克北部的一个小村落,住着为数不多的亚兹迪人,二○一四年八月十五日「伊斯兰国」进入他们的村子,展开了一场血腥大屠杀,只因ISIS认为他们是「邪教」,所以要强迫他们「改宗」。娜迪亚说,「某种程度上,光是住在克邱,就是一种违抗。」不禁让笔者联想到:台湾现今处境不也是如此吗?「在某种程度上,光是住在台湾,对中国而言,就是一种违抗。」想来不禁令人悚然!这也就是为什幺十月二十日在「喜乐岛」的群众大会上,彭明敏教授要举新疆的例子提醒我们:「一排一排的火车,把新疆人分散到中国各处,新疆的人已经被消灭,台湾若被中国拿走,会被一船一船,分散到中国大陆,在地球上,台湾人这三字会消灭掉。」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在伊斯兰国包围克邱后,娜迪雅说连晚上和在身边的人说悄悄话,感觉都很危险,所以,她说:「我们试着不要被注意,彷彿这样伊斯兰国就会忘记我们在这裏似的。就连变瘦也好像成为一种自保之道,好像我们不吃东西,最后就会变成隐形人。」这与台湾当前的「维持现状」主张何其相似啊!彷彿我们不要去挑衅中国、不要喊出声、不吃不喝,让自己「变瘦」──让「台湾」消失,中国就不会来犯我们似的,但一切终究只是自欺欺人。

亚兹迪人是伊拉克境内的少数民族,在被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国入侵后,毫无招架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种族被灭绝(男人被集体屠杀、女人被迫成为性奴隶),这是弱小民族的悲哀,令人同情。相对于中国,台湾也是一个小国,而这个霸权中国正虎视眈眈地垂涎着台湾,若非一海之隔,他早就把我们「拆吃落腹」了。所以,我们要趁这个恶霸还没有行动前,赶快向世界发声、怒吼,因为我们不希望我们后代的子孙(也有可能是这一代的自己)成为流落在中国某个角落的「倖存的台湾人」。

颜利真(台湾独立建国联盟成员,高中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