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法轮功的大陆律师遭拘 数十律师声援

     

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因关注遭到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当局行政拘留,引发律师同行的怒火,数十名律师和民众前往当地紧急声援,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唐吉田、杨开成。此事件显示法轮功问题一直是中共高压的红线。

文 _ 古清儿

日前,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因关注遭到黑龙江省鸡西市洗脑班非法绑架公民杨开成的妻子、法轮功学员于金凤,遭到当局行政拘留五天,引发律师同行的怒火,数十名律师和民众前往当地紧急声援,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唐吉田、杨开成。10月19日董前勇等律师向鸡西市公安局交涉时,公安局长叫嚣:「看全国能来多少律师!」

目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机构「劳教所」陆续解散后,中共转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其他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据外媒报导,法轮功受迫害问题一直是中共高压红线,比劳教所迫害更惨无人道的「洗脑班」全国各地都有。

大陆各地律师前往鸡西声援

10月16日下午,唐吉田陪同杨开成前往鸡西市「610办公室」,就于金凤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长期拘禁一事交涉,「610办公室」只允许杨进入办公室,将代理律师唐吉田被强行阻止进入,并对杨的态度非常蛮横、恶劣。因此,唐吉田和杨离开「610」。随后,「610」报警叫来警察,将两人扣押。

据知情者表示,当天早上九时多,唐吉田陪同杨开成到鸡西市劳教所洗脑班找于金凤,洗脑班不让见人,说找「610」主任。下午2时,他们到市侨联办三楼找到「610」主任王某,质问他:「你们凭什幺抓于金凤?」

唐吉田表示,「610」主任说不出任何理由。在交涉的过程中,因王某态度恶劣,双方发生口角,随后「610」找来警察把唐吉田和杨开成带走。17日下午,北京律师董前勇、张科科、王宇首批赶到鸡西向有关部门交涉,杨开成的亲友也向各有关部门要人;唐吉田的妻子也在18日到当地要人。

17日晚上8时左右,唐吉田被关进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前,先后做了两次检查。唐吉田被检查有肺结核,杨开成有高血压,看守所原本不收,但最后,还是把他们拘押。

律师看守所会见唐吉田

18日,董前勇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会见了唐吉田,当局以所谓唐吉田、杨开成造成「610办公室」人员受伤为由,对他们进行行政拘留五天,同一天,杨开成的家被抄。

对于当局的指控,董前勇表示,当时「610」石姓工作人员态度恶劣,掐住杨开成的脖子,杨反抗时,对方被錶带划伤了手臂,这是他自己弄伤的。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也说不知道这个伤是谁造成的。

唐吉田被送到看守所后,索要法律手续。董前勇表示,包括「国保」及看守所副所长都明确说这个跟唐律师没有关係,但唐始终没有看到传唤证及行政拘留通知书,只给一个所谓的告知书。

唐吉田的妻子说:「我觉得他做的事是对的,以前我不太支持,但通过这次事件,我感到做这样的事情总得有人去牺牲。我们到相关部门去交涉,一直被他们推走。昨天有看到他,他在公安局待了一天,不知吃了什幺,闹肚子很厉害。由于他有肺结核,身体不好,才要求放出来,但看来希望不大。」

公安局长叫嚣:
看全国能来多少律师

19日早上,董前勇和唐吉田的妻子等继续到相关部门去交涉。下午,董前勇、王成、陈建刚、郭蓬辉和刘卫国等律师陪同家属到鸡冠区检察院交涉,控告鸡冠分局非法拘禁,但鸡冠区检察院拒绝给投诉回执。随后他们到鸡西市检察院投诉,那里居然没人值班。

董前勇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先和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薛巖交涉后,然后见了郑海洋局长,郑海洋恼羞成怒说:「你们来了那幺多律师,看全国能来多少律师!」并下令派出所警员,除值班警员外,都调到鸡冠区公安分局门口待命。

董前勇质问郑海洋,要处罚唐吉田行为事实是什幺?郑海洋自称:「鸡西已向黑龙江省『610』反映,省『610』又向中央政法委请示,唐吉田不是一般的律师,不能放。这个案件背景深厚,法轮功在境内外有很大的影响,自从他被抓以后,『610』接到几十、几百电话。」

董前勇表示,原来处罚唐律师是以这个背景抓人,「610」每天接到电话,但没有任何事实能说明这个理由。「610」非法拘禁公民,不接待代理人,对家属进行欺骗,出尔反尔,家属很气愤。

前往声援的北京律师刘卫国深感愤怒表示,「当局打击报复辩护律师,只因为律师揭露它们非法拘禁普通公民的违法行为。现在全国多地律师过来声援,由于这地方偏僻,很多律师还在路上。」

此事在网路曝光后,大陆各地已有多名律师前往鸡西声援。目前有13位律师和公民赶到鸡冠区检察院声援唐吉田,控告国保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10月19日中午,在京的维权人士姜家文、林明洁、阮积忠、郭红、邓志波、蔡志国、王文清、黄光玉、李明翠等上百人,获悉人权律师唐吉田因救人而遭黑龙江鸡西当局拘留的消息后,齐聚北京南站北广场,强烈抗议黑龙江鸡西当局流氓行径,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唐吉田律师。

德媒:触碰中共新高压线「洗脑班」

今年9月29日,鸡西市虎林市政法委「610办公室」主任张惠敏伙同鸡西市政法委「610办公室」、虎林市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指使于金凤所在单位良种场的领导打电话谎称要她去领工资,途中将其绑架。

这位知情者表示,当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在于金凤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知道,被非法关押在鸡西洗脑班(原鸡西劳教所),至今不让接见。直接参与此次迫害的有虎林市政法委的宋涛、潘远深、姜晓春、「610」的张慧敏、国保大队裴广福。

今年1月7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宣布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但围绕劳教制度改革问题,中共高层也出现公开分裂,刘云山控制的宣传系统在大肆封杀有关信息,同时,地方在传达劳教制度改革问题时,也被要求悄悄进行。

4月7日,由《财经》旗下的《LENS》视觉杂誌4月号发表两万字的深度报导〈走出马三家〉,曝光了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残忍酷刑黑幕,事件立即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

但这个调查报告迴避了最主要、最庞大的受害群体与最核心、最关键的迫害罪恶。其实,过去十多年来,劳教所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标誌之一,以迫害法轮功手段残酷、血腥而臭名昭着。

洗脑班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设立的「短期劳教所」。据「明慧网」报导,目前大批劳教所纷纷解散,但中共仍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河北省会洗脑班就是其中之一,它顶着「法制中心」的名头,实际上就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经过华丽包装的短期劳教所。

知名法学学者滕彪曾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在中国各地类似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等黑监狱中,被关押的访民、法轮功学员数量非常大。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向「德国之声」表示,在江泽民主政期间,「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成立,又称「610办公室」,与西藏、新疆等问题一样,法轮功问题一直是中共高压红线。

该报导称,「610办公室」下有各种形式的洗脑班、法制教育中心等,比「劳动教养所」更隐祕的维稳系统的存在。比劳教所更厉害的洗脑班全国各地都有,位置很隐蔽,非常普遍,而且比劳教所更惨无人道,更没有人权,但在国际社会和中国社会中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不能碰,一碰他们就极力掩藏和进行出格的打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