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解雇姜国元为何不是自家事

     

《明报》4月20日突然解雇执行总编辑姜国元,引起员工和工会的不满和抗议。社会有声音说这是明报自家事,明报有权利这幺做,其实背后是公众长期对“自家事”的规避态度。

《明报》执行总编辑姜国元(笔名安裕)在4月20日早晨突遭总编辑钟天祥解雇,理由是节省开支。事发之后,《明报》员工贴出“不明不白”抗议;《明报》职工协会要求公司高层表态;明报专栏作家“开天窗”表示抗议;香港记者协会等8个传媒工会及组织发起“5月2日救姜集会”。

《明报》内部员工的任免俨然成为整个传媒界议论和关注的焦点。钟天祥在解释裁员决定时说:“是老板叫我来的,所以我听老板的,我告诉你,我随时准备会走,如果老板叫我走的,我走。”意思就是裁员决定是明报内地人员调整,无可非议。很多人也说:这是明报自家事。

那幺解雇姜国元,究竟为何引起巨大争议,又是否真的是明报自家事,不容“外人”置喙?

首先,争议起点源于姜国元其人。即将离港的国际关系学者沈旭晖说:“社会应该是这样的:就像安裕前辈,他在《明报》前做过《苹果日报》、《大公报》,一代精英背后,肯定有超越左中右的身份认同。在旧香港,哪间报馆会裁掉他呢。”

姜国元是《明报》编辑室的灵魂人物,处理过很多敏感话题,《安裕周记》亦曾给很多香港人心灵安慰。在他被解雇之后,员工冒着丢掉饭碗的风险抗议公司决议,可见人心所在。

其次,解雇的过程和理由太过牵强。解雇的决定在4月20日凌晨发生,姜国元被叫进总编钟天祥的办公室,得知自己被解雇。《明报》的读者称:“三更半夜解雇执行总编,在黑暗中做事,与‘明’报相违背。”

钟天祥对突然粗暴解雇姜国元给出的解释是要节省开支,而姜国元的收入在编辑部仅次于他,因此也被首先裁掉。《香港01》曾翻查《明报》母公司世界华文媒体(0685)年报,发现其母公司持有2亿(1港币约合0.129美元)现金,不需要炒一个执行总编来节流。

所以解雇决定下达仓促和不公开、解雇理由节省开支的不成立,也是姜国元被炒很具争议的方面。

再次,解雇涉及到明报的采编立场和媒体的自我审查。尽管面对专栏作家“开天窗”,明报一直以采编方针不变来回应,但《明报》在并非资金掣肘的情况下裁撤灵魂人物,和采编立场有必然关系。作家陈冠中评此事说:回港后发现很多自我审查的情况,及有种恐惧感存在,尤其是出版界,较一两年前强。

如果一家媒体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则这家媒体很容易沦为“私器”,而真正公正客观的媒体一定不是非黑即白的,一定有多元的声音存在,那幺这家媒体才称得上是“公器”。

那幺,我们为什幺不愿意过问“自家事”?中国社会在一些场合习惯保持沉默,他们以“自家事”不宜介入为由,比如中国社会长久以来对“家暴”的容忍、对情侣争吵乃至殴打的视而不见(以致现在流行以自诩是对方伴侣为由欺凌陌生女子)。北京颐和酒店女子被拖走,周围的人坐视不理就是以为是“自家事”。

人们太多界定是不是“自家事”,而不问事情本身合理与否,这就是问题所在。明报有权裁撤员工,但裁撤应不应该、给整个传媒行业释放的讯息是鼓励还是压抑才更为重要。而明报员工、作家、工会想要拯救的也并不只是姜国元,也是在拯救明报的公信力和传媒业的采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