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app安卓_暴力欺骗下的洗脑db-

     
我们知道人最大的痛苦不是来自于肉体的折磨,而是来自于心灵的谴责。从一个好人的角度来说,一个有良知的人,为了眼前的一点物欲的满足而放弃做人的原则,都会饱受良心时时谴责的痛苦,即使幡然悔改,定要捶胸顿足、痛悔不已。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一失足成千古恨。中共在暴力下利用欺骗和伪善毁灭了人的道德良知的底线。

王博,曾经是家人、亲朋好友、母校乃至石家庄市的荣耀。她从小苦练钢琴,获钢琴最高级十级。1999年高考,她以出色的专业造诣和文化成绩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那时候的王博,一米七零的窈窕身材,端庄恬静、温柔大方,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而这一切都得益于王博一家人修炼法轮功。王博在自己写的体会中说: “‘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子女优越’,这个词组要一口气念下来很容易,可是对于一个家庭,在现实生活中要全部实现这几个词却并非易事。法轮功使我们一家人在修炼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拥有了这一切。而这些不正是所有家庭所希望的得到的吗?每每回忆到那段幸福的时光,我都感到很快乐,很怀念,这一切都要感谢法轮功,感谢我们慈悲的师尊。”

2000年9月,王博因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而被迫退学。后于12月被判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当时她年仅19岁。在被隔离,被连续6天不让睡觉的所谓 “帮教”下,王博承受不住了,被迫写了所谓“悔过书”、“保证书”。并配合“610”抓捕了自己的父亲。2002年中国官方媒体以其为“转化”典型大力报道,并让其复学。在复学的三年里,610派了一位专职女警察进行“陪读”。

=======================
王博:我回到学校之后,一开始的时候,有三个警察跟着我。两个男警察,是每天要在学校和学校周边去转;还有一个女警察,对我进行贴身的监视,和我住在一个房间了。我没有和其他同学住在一起,住在一个单独的地方。我的压力很大,这根本就没有正常人的生活,我根本就没有获得自由。他们就怕我接触到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谎言,根本就持续不了。
到了暑假或寒假的时候,一放假,警察就会用车把我直接接到洗脑班,根本不允许我回家。回到洗脑班后,我没有任何自由,不允许出大铁门。我多次跟他们说,我要求回家,我要求出去,可是他们都不允许,顶多就是派一个警察跟着我,派个车出去,而且只是呆很短的时间必须回来。
=======================
在中央音乐学院的三年中,一直有一名警察和她住在一起,监视她,王博逐渐意识到自己被欺骗和利用了,良心的责问和愧疚使她经历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时期